青岛地铁一号线塌方原因始末

全屏阅读
  • 基本信息

近日,又是一封自己举报自己的信揭开了青岛地铁1号线电源项目偷工减料的内幕。为了便于大家理解,我们对事情的经过以及几个单位的关系先梳理一下:

项目简介:青岛地铁1号线

为连接黄岛、青岛和城阳中心城区的南北骨干线路,沿线连接了火车站、火车北站、流亭国际机场、黄岛汽车站、汽车北站等重要交通枢纽,是目前青岛市唯一跨海连接黄岛区与中心城区、沿线最长的轨道交通线路,全长59.941km。其中城阳区春阳路至东郭庄开闭所外电源线路施工及安装工程总承包为葛洲坝电力公司。

业主单位:青岛地铁公司

总承包: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葛洲坝电力公司”)

分包单位1:青岛永利捷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永利捷”)

分包单位2:青岛顺源达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顺源达”)

分包单位3:青岛远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岛远望”)

举报关键人物:刘飞云

天眼查显示,刘飞云系青岛远望的大股东。

2019年3月16日,刘飞云的青岛远望公司与上一级劳务发包人青岛顺源达签订了“电力土建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地点为青岛市城阳区春阳路,分包工作对象和范围包括:支模、排管浇筑、混泥井浇建筑、垫层、钢筋制作。

所以从层层分包的关系网来看,该标段总承包方为葛洲坝电力公司,而实际施工方为青岛远望,该项目相当于至少转了3手,明显属于违法分包。

事件经过

青岛远望方面描述如下:

2019年5月19日,青岛远望向青岛顺源达发出“停工通知”称,青岛远望分包的地铁1号线开闭所外电源施工及安装工程项目,由于发包方青岛顺源达拖欠资金造成资金压力原因,拟于2019年5月19日停工,同时青岛远望方面提出让青岛顺源达解决垫付的50万元现金以及零星用工结算等,还指出青岛顺源达三日内必须解决,否则将通过有关部门解决。

不过劳务发包人青岛顺源达并没有理会该通知。但青岛顺源达的上级发包方青岛永利捷承诺让其继续施工至5月底并答应支付费用。

青岛顺源达方面描述如下:

由于2019年5月底青岛地铁4号线出现安全事故,随即青岛地铁建设全面停工。外加因青岛远望未及时发放民技工工资,违反合同约定,导致民技工频繁前往青岛顺源达上访,影响正常施工,所以才解除劳务分包合同。

从这里看,双方各执一词。不过在最关键的时候,作为最上级的分包单位青岛永利捷发挥了作用(估计是不想事情闹大)。于是在2019年6月16日青岛远望、青岛顺源达、青岛永利捷三方确认了青岛远望的垫付资金,并由青岛永利捷按三方确认的数额支付给刘云飞。

同时青岛顺源达和青岛远望双方签订了相关协议,协议书如下:

自己举报自己,事出何因?

按道理说,青岛永利捷代为支付了青岛远望所主张的相关费用,那事情就应该了结了。为什么刘飞云还会走上自己举报的道路呢?

原来在上面的协议书里双方约定:青岛远望在收到双方确认的金额后,不再主张任何费用,保证不上访、不投诉、不举报工程质量问题和违法分包等问题。然而,中间人(此前青岛远望和青岛顺源达双方合作的介绍人)还是向刘飞云索要中间费用引发了刘飞云举报的念头。

刘飞云称:“当时结账的时候说中间费用不用我支付,现在双方解约了,又要中间人来找我要费用,我觉得这是青岛顺源达指使的,他们说话不算数,这也是我举报的原因之一”。此外,刘飞云的举报材料显示,鉴于工程存在质量问题,而且工程质量终身负责制,为了自我保护,其开始举报自己曾经施工存在问题。

举报的关键焦点

刘飞云的举报信称,上一级承包方(青岛顺源达)喝令他们不用按照图纸和规范要求施工;管廊沟槽用原状土大石头回填;图纸设计电缆管廊垫层和包封厚度是20厘米混凝土,实际只有5厘米,有些地段直接没有浇筑垫层;钢筋规格和间距严重不足,绑扎接头倍数不足,两侧板墙筋端部90度锚固长度不足;图纸和工程量清单都明确要求了MPP电缆保护管的管壁厚度,实际严重不足等问题。

图片说明:举报人称,按照图纸设计要求,回填土最大颗粒为不超过50mm的粗细沙,而实际使用的都是现场开挖的原状土,最大的石块有上百斤重。图中裸露出来的仅仅是部分,里面的更严重。

刘飞云说:“原状土大石头回填,没法夯实,会沉降坍塌;管廊混凝土里面,设计要求20厘米用一根钢筋,一开始我们都是按图施工,结果甲方嫌我们用钢筋多了,喝令我们把钢筋密度加宽到25厘米一根,而且钢筋也变细了;所有电缆保护管在铺设中都没有使用配套管枕,管枕就像铁轨下的枕木,是支撑电缆的,图纸设计是1.5米一个管枕,甲方让我们改成4米一个……”。

图片说明:地铁1号线东郭庄开闭所施工图纸

从上面的图纸可以看到:按照设计要求,C15混净土垫层和C30细石混凝土包封厚度均为20厘米,实际情况是仅两端可见处达标,中间部位仅有5厘米;钢筋密度和规格均不够。

对于举报:各方是何反应?

葛洲坝电力公司方面:

记者致电葛洲坝电力公司该项目部的刘晓峰,其借口开会推脱了。不过从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6月20日曾有人向刘晓峰反映施工方实名举报工程存在质量问题,刘晓峰称,对举报的层层转包问题不知情;不过项目存在监管不严问题,但之前没听说过举报质量问题,在听说后会抓紧整改。

对于举报内容中原状土回填表面出现沉降坍塌问题,刘晓峰称:“原状土回填只是临时措施,现正在组织人员把已经填上的石头和土挖出来。”对于已经完成的混凝土浇筑管廊钢筋、垫层、管枕等隐蔽工程等是否有问题,刘晓峰说:“对隐蔽工程存在的问题,该整改的也得整改。”

业主青岛地铁公司方面:

6月20日,青岛地铁公司负责工程质量的工程师王贵宁称:“我们对于葛洲坝公司一直处于高压管理过程中,该公司在进场后存在人员履约和施工管理不顺畅问题。6月上旬,我们已经约谈了葛洲坝集团的一位副总。”

王贵宁解释称:原状土回填是为了保证基坑的稳定性,是一项临时工程;钢筋的规格和间距的变更,是考虑到乙方已经进了直径为20mm的钢筋,为防止浪费,设计图纸已经变更修改过了。至于垫层和包封变薄的问题,其当场表示不知情,但事后经过第三方检测后表示合格。未发现举报人所反映的质量不合格的情况,检测报告已提交给地铁相关部门。

通哥解读

通过上面的梳理,大家清楚了,这又是一起因为利益纠葛、违法分包、偷工减料引发的自己举报自己的悲剧。

上面事件各方的反馈,我做一个简短的评价。对于葛洲坝电力公司刘晓峰的解释,我觉得作为工程人都已经非常清楚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已经很难自圆其说了。因为刘飞云的举报材料中,以及青岛顺源达和青岛远望双方签订的协议内容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对于青岛地铁公司王贵宁的解释,我觉得根本站不住脚也很可笑。对于钢筋规格和间距的解释是“考虑到乙方已经进了直径为20mm的钢筋,为防止浪费,设计图纸已经变更修改过了”。那照你这么说,是不是我如果不进钢筋,那就可以不放了呢?或者如果我进的是更细的钢筋,变更一下设计图纸是否就又可以了呢?

青岛地铁公司官方给出的情况通报

另外对于青岛地铁公司,近段时间经常出现问题,比如青岛地铁4号线坍塌事故、青岛市地铁一号线有限公司组织建设的青岛地铁3号线安顺车辆段运用库扩建工程在没有按规定办理项目开工手续的情况下开始施工。2019年3月19日,青岛市城乡建设委员会依法对该司作出了处罚幅度为特别严重的行政处罚决定,对该司进行警告,并罚款5万元。那么青岛地铁公司是否该反思下了呢?

而对于本事件的关键焦点人物刘飞云,其作为当事方也是实际施工方,虽然其自己主动举报自己,有主动坦白之意,但是这个在法律上不影响刘飞云的青岛远望公司作为实际施工方而该承担相关责任的事实依据。

警钟长鸣仍需鸣

福建平潭隧道包工队自己举报自己事件、西安地铁电缆事件等都是前车之鉴、言犹在耳,为什么有的人就那么快得了失忆症呢?

《西安地铁问题电缆事件新进展:质监局6人被立案侦查!哪些人将为低价中标的后果买单?》

《福建平谭隧道包工队自己举报自己:甘肃16亿扶贫路偷工减料案,牵扯违法分包等多重内幕!》

地铁是一个客流量密集的交通工具,如果没有质量忧患意识,而出现了问题,那就是天大的事情,怎么对得起人民群众?

» 郑重声明:本文由爱上土木发布,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爱上土木网爱上土木共有,欢迎转载, 但未经作者同意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连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vx/qq:95703296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