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土木工程过了半辈子了能转行吗?

全屏阅读
  • 基本信息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承认是喝了点酒。因为我今年35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压力和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每天晚上如果不喝点酒来麻醉一下,真的找不到让自己继续苟活的理由。以前看着父辈喝酒,总是在想,这有什么好喝的,哪有可乐来的痛快?​岁月是个好东西,让你体会到什么是滋味。

话从一个故事说起吧,我有一个搞了5年工程施工的前辈,有一次和我谈心,成年后的他第一次哭,有一天晚上,那天家里的妻子突然发烧,头很晕但还是要带孩子,电话里那头妻子抽泣呜咽着,很想他回去陪陪她,帮忙带下几个月的孩子,家里很多事情一个人平常忙不过来,老人还要照顾。

电话那头他默不作声了好久,三十岁的大男人面对这样“小”事情他竟然哭出来了。

还记得有那个南京地铁站里西装革履的男人,喝的酩酊大醉躺在地上,工作人员问他哪里不舒服,他满身酒气但是富有礼貌的说谢谢你们,打扰你们了,​我老婆会来接我。过了一会老婆过来后他突然情绪失控​嚎啕大哭起来:宝宝对不起,我没有用...

这可能是压倒他精神支柱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如果不是压力到极限,有几个男人会哭​出来呢?

我们搞施工,凌晨三点,一个电话铃声吵醒,由于工地出了一些事故,本身晚上12点才睡,迷迷糊糊中又被工人叫醒,有些事情急需处理。身心俱疲,拖着劳累的躯体,心里极度厌烦的又开始忙了起来。

这几年的工地生活,早已将曾经的理想掩埋起来,麻木的过着一天又一天。人情关系下的升职大饼,微薄的薪水,无声的压抑着内心

那他在工地上坚持着什么呢?理想?抱负?一个坚持理想的人绝对不是这种状态,可能是面对生活的迷茫吧。

过后我也思想了很久,建筑行业这种漂泊不定的工作地点,工作期间几乎无假期的生活,这种未来是要我想要的吗? 人生短短数十载,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该我们去珍惜和追求的呢?

《此生未完成》的作者,于娟,上海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于2011年4月患乳腺癌离世,生命最后的日子里,在本书中留下了她对生命的思考,最后的时间里,只追求最真实的,弄不得半点虚假。

“食物会过期,幸福也会过期,再也不要把好东西留到日后特别的日子再用”,陪伴亲人家人的时间再也不要被所谓“努力工作”迟迟耽延。她有一个两岁半的女儿,四十多岁的丈夫,还有两个待赡养的花甲老人。

在生命最后的时间里,一切都显得那么仓促。她很舍不得,不愿意离开他们,她还想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背着小书包,晃晃荡荡的走进学校大门。再也没有机会了,死神在掐表,陪伴的时间在流逝时,留给她的只有悔恨和惋惜。

生命太过于宝贵,生命中家人绝对是你要守护的底线。不希望孩子的成长记忆里缺一个父亲的身影,不希望与妻子的回忆只有漫长的电话,不希望年迈的父母在家中整天巴望儿子何时归来团聚。

努力为家人创造好的生活环境,但是如果这个环境里迟迟没有你,缺席每一个欢聚的时刻,临到终点,该怎样回顾自己的人生呢?

每一个人都在劳碌奔波,努力让家人过得更好,这个更好里应该包含着陪伴。选择是一个方向,努力是一个过程,如果努力的方向都错了,那么人生也就错了。

改变很难,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意识到需要改变,也不是意识到了就有勇气做出改变的行动。这也是每个人命运的差异,十分的奇特。

如果要改变,要趁早,如果要坚持搞施工,就要承受住比别人付出的更多的代价,这是一个过来人的​体验。希望学土木的你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 郑重声明:本文由爱上土木发布,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爱上土木网爱上土木共有,欢迎转载, 但未经作者同意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连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vx/qq:95703296删除。